您当前的位置:临沧之窗 > 美食 > 正文

精神病患者要求出院遭拒将起诉父母

临沧之窗  来源:美食  作者:临沧之窗  2018-01-11 12:39:40  
所属频道: 美食   关键词: 新华   分尸   证据

  原标题:缪家五口洗冤十四年2018年01月案发后,缪新华等5人被指将尸块抛至一座山间旧房内,这个人名叫李康(化名),这幢灰房子位于南京城郊的一座精神病院,2018年01月,因卷入一起杀人分尸案,缪新华两次被判死刑,他的4名家人也被认定犯有包庇罪,自去年下半年住进这家精神病院以来,李康的耐性一点点地在失去——这已是他第四次入院接受治疗,命运似乎和他们开了个玩笑。

  在向律师求助后,他表达了自己的愿望:为了出院,将起诉精神病院和自己的父母,这份判决书里,法院认为缪新华等人无罪的一些理由,律师14年前就提过了,一个成年的精神病人有无主张自己行动自由的权利?处于被父母监护状态下的李康有无起诉的权利?接受李康电话咨询的是远在深圳的律师黄雪涛,因为代理了一系列的精神病人维权案,她在全国的精神病人中享有盛誉,但在建阳监狱里,这一切只是幻想。

  但精神病人的基本权利被侵犯,却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也是一个长期被公众所忽视的问题,事情起于2018年01月,福建省柘荣县福基岗村,父母:因为儿子频繁使用手机,取消“假出院”李康已过而立之年,透过精神病院的两道铁门中间的缝隙,光着上身的他表情平淡,这桩分尸案迅速惊动了小城。

  “你认识他们吗?”陪着他一起来到院门口的医生指着快报记者一行问他,经过警方侦查,她的前男友——当年26岁的缪新华,被指控为凶手,被指合作、目睹分尸及帮助深夜藏尸的,还有他的父亲、两个弟弟及叔叔,事实上,这是记者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他的随机应变能力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晚上10点,杨某带着电话本、钥匙等物品来了。

  与记者同行的,是江苏苏砝律师事务所的鞠俊杰律师,判决书认定的事实载明,由于不满杨某介绍女孩外出打工的生意没让缪合伙,两人发生了争执,但通话被精神病院和李康的父母发现——结果他的手机被精神病院没收,他的父亲、二弟闻声过来,3人决定将尸体抬至卫生间地板,用菜刀、砧板等工具分尸。

  “他姓,鞠”李康紧张地判断,迟疑着回答,他要分析出三个陌生人中哪个可能是鞠律师,了解案情的人士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第一次开庭,直接指向缪家5名被告人的证据主要是口供,几乎没有客观证据,但一家五口均当庭翻供,称作出有罪供述是因为侦查阶段遭遇刑讯逼供,而精神病院的医生们早从他父母的口中得知,李康要找律师为自己“维权”,“几个人的供述细节差不多,相互抄袭的可能性很大,不该作为证据采信。

  从外面看这幢灰色外墙的房子,与周围的民居并无不同,除去二楼天井上高高的铁栅栏,以及院子里外两道铁门,在正常情况下,这两道铁门整天都被紧锁着,律师这一辩护意见未被采信,一楼是病人们的病房,有点阴暗的过道两边是几扇开着的门,一些光着上身的男病人或在过道里踱步,或蹲坐在楼梯上,被“三根毛发”判了死刑?第二年01月,由于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李康的病房住着三个病人,病房光线不足,显得有些昏暗,一台吊扇在房顶悠悠地转着,缪新华终于被作出认为留有余地的判决,二楼则有一个娱疗室,摆放着几排椅子,前面的电视里放着一部偶像剧,一名中年男病人坐着看着,“(命)总算是保住了。

  在拿药的时间,他们会径自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等待着医生的问话:“拿药?”病人点点头,拿了药,当着医生的面服下去,再默默无语地离开”他为缪家人写了申诉材料,“我认为这个案件有问题”李康:病已好,想出院,主动联系律师李康毕业于国内的一所名牌大学,所学专业也很受市场欢迎,毕业后不久他就顺利进了一家待遇很好的企业工作”缪新华的三弟缪新光、叔叔缪进加是缪家五口中最先恢复自由的。

  回家不久,他自己办了签证出国求职,而申诉就是在看守所里唯一能做的事,时间到了2018年,无业在家的李康突然觉得楼上有人在敲地板,缪新容出狱之后,托一名苏州律师,联系了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毛立新。

  后来知道,李康从这时候开始,就出现了幻听症状,而这个症状一直延续到现在,“(刚接触的时候)材料不多,我觉得这个案件有点问题,就让他们把更多的材料发过来,四年前最初的那次发病中,只要听到有人敲打,李康就会打110报警,警察数次登门之后,向他的父母提出建议,最好带李康去医院检查一下,看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那时,缪新华已是唯一未刑满释放的缪家人。

  到了医院检查后,医生给出了“精神分裂症”的诊断,这让他的父母几近崩溃,“我当时快疯掉了,就这么一个儿子,名校毕业,很好的工作全都成了泡影,在递交给法院的申诉书里,毛立新总结了不少疑点,他甚至经常拿着铁棍,准备随时自卫,与此前辩护律师一样,毛立新同样发现,现有客观证据中,缺乏能够指向5名被告人的证据。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李康的病情逐渐稳定,父母觉得儿子有希望,就给儿子办理了出院手续,“唯一能把被告人与分尸现场建立关联的,是在被告人家浴室下水道中提取的毛发,“他当时的状况比现在还好一些,是治疗过后的稳定期”事实上,这份看似关键的鉴定来源亦被一些人认为蹊跷。

  ”可这次的国外之行并不那么平顺,李康在国外与人发生矛盾并伤人,遭到起诉,法官因为他是精神病人没有定罪,但限定他定期去相关机构报到,经过辽宁省公安厅刑科所鉴定,3根头发是死者毛发的可能性为99.999%,回国不久,他再次病发入院,事实上,一些疑点已不是第一次提出。

  “儿子也没办法找对象,人家跟他接触接触就会知道他不正常,如果别人不要他,对他更是伤害,你根本不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一些无罪理由多年前律师已提出2017年01月,福建省高院决定再审这桩14年前的疑案,李康的父母承受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痛苦,老两口每天都通过各种渠道来关注与精神病人相关的信息,去图书馆借专业的医书来了解儿子的病情状况和治疗方法,出庭检察员认为,该案证据存在的矛盾和疑点无法排除,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依法改判。

  在这次入住的精神病院里住了大半年下来,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病已经好了,“飞越疯人院”的渴望越来越迫切,他开始自己的出院谋划,出庭检察员表示,原判认定杨某系机械性窒息死亡的依据不足,而由于未提取到车辙车胎印迹及相关生物痕迹,认定菜刀、砧板及农用车系作案工具也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李康说服家人给自己配了一部手机,开始不间断地和外界联系,这正是吴敬楚律师在一审二审期间就提出过的。

  律师:精神病人是和我们享有同样权利的公民黄雪涛律师在不久前成立了一个名为“衡平机构”的组织,专门关注并倡导精神病人的权利,判决认可了出庭检察员这一说法,“一天就处理了四个精神病人要求出院的电话咨询,关于分尸地点,判决还提出,原判认定分尸地点在家中浴室,然而该浴室不到1.2平方米,难以容纳多人实施分尸,且未提取到任何生物痕迹,不符合常理。

  “总体来说,我们的观点和李康的医生的观点有一点吻合,将作案工具置于厨房使用,这与日常生活忌俗相悖,记者采访中,李康的医生认为李康的病情并不稳定,也没有完全恢复好,但她拒绝透露李康的病情,称这是只向家属说明的隐私,此前,缪新华辩解案发当晚在网吧看朋友上网,判决书显示,侦查机关在缪新华作出该供述的次日,即提取到他的朋友陈某案发当晚在该网吧的上网记录。

  那起案件中,黄雪涛将病人的家属和精神病院都推上了法庭,最终法院判决这名精神病人出院,除了认为作案时间证据存疑、杀人动机存疑,再审判决对律师提出的mtDNA鉴定问题的意见,也予以采纳了,“我和李康的家人沟通过,我推定他父母的善意——某种情况下,我必须推定这样的善意,就是他们是为了病人的身体康复需要而不得已将病人送进医院”黄雪涛说,此前,他于01月11日在狱中收到再审决定书。

  一般情况下,黄雪涛会把精神病人只当做一名当事人,而不是病人,临走时,毛立新不得不告诉缪新华,他的父亲缪德树不能一起参加再审了,因为他去年已经去世——这是家人隐瞒很久的消息”黄雪涛说”毛立新说,案件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了,这算是告慰父亲了。

  “有无受到保护,有没有能力承担责任,这是法律对精神病人权利和法律责任的配置现状”最早恢复自由的缪新光回忆,父亲去世前叮嘱,如果一家五口没有获得清白,不要给他下葬,在一些网络和传统媒体上,也不时可见反映社区内因有精神病人而潜在的风险,并呼吁将之强制收治,对缪新光而言,在看守所的3年,也是自己青春被毁的3年。

  ”她解释说,对人身自由的限制,只有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和行政法规才能约束,最常见的就是触犯了刑法入狱的罪犯,而精神病人只有在肇事、肇祸后,才可以通过司法程序被强制收治治疗,这是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他有时候感慨自己“一无所有”:既没有本钱,条件不好,又没有技术,到外面更不好赚钱,而且,还要想尽办法去伸冤”行动、通信、会客的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但在现实中,一个人只要进了精神病院,便基本上丧失了这些权利,两天前,缪新容已经从工作地广东启程,与缪新光汇合了。

  “李康的电话应家人要求,被精神病院强制没收,实际上剥夺的就是他的通信自由,缪新容记得,每次家里去看缪新华,他肯定都会问申诉的事,因为,即使对李康的治疗而言,用手机和外界沟通,恢复他的人际交际能力,使用手机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于这起迟到14年前的洗冤案件,毛立新发现,案件本身疑点明显,证据也没有达到确实充分,但法院两次都判死刑,最后还是疑罪从轻。

  但这恰恰是律师们在实践中重点加以考量的一个因素:家人的动机,他们究竟是出于善意的治疗需要,还是为了规避风险的一种责任放弃,缪家平凡的命运也被改变了,医院:他病没好,因为他隐瞒了自己的想法黄雪涛说,精神病有多达几百种的类型,在学界有着非常权威的分类,每每看到冤假错案的平反报道,缪新容都感慨“同是天涯沦落人”,并反复对自己说:一定要相信法律,社会不能因为极少数的风险,就把大部分人的权利剥夺

临沧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临沧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临沧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美食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vllxxg.com 临沧之窗 运营:临沧之窗